荒谬与真实

荒谬,真实,有情,无情。

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
寒来暑往共炎凉,地北天南相伴。

在所谓“爱”中屏蔽原则,和在一点点“喜欢”中放纵,孰好孰坏呢?

知世如梦无所求,无所求心普空寂。
还似梦中随梦境,成就河沙梦功德。

人很大的自恋,
就是太看得起自己对别人的伤害。
现实才是情感的太平洋。

“我给你我的寂寞、我的黑暗、我心的饥渴;我试图用困惑、危险、失败来打动你。”

把家庭价值当作宗教信仰是不是“愚忠”?

在生活的当务之急面前,
骄傲算得了什么,又骄傲给谁看?
我们是时间的故人,
也是故人的时间。

失去言语的能力。

蹒跚老者清泪、稚嫩小童笑语。
经此一难,人生改观。
人生中途,贪狼阻路,淫豹噬情。
百死莫赎,死又何益?

毁掉一大家人,一个人就够了。